内地餐饮业掀抗疫保卫战

admin 4个月前 (02-09) 财经 6 0
内地餐饮业掀抗疫保卫战 第1张

新冠肺炎袭春节 七天损失5000亿

民以食为天,活在舌尖上的中国人,向来把「吃」看作是春节里的重头戏,无论是亲戚聚会还是朋友聚餐,「下馆子」都是必不可少的春节开销。因此,对于许多餐饮老板来说,春节是一年之中最挣钱的时光,他们用三倍工资留住员工、提前囤好酒水海鲜、在当地媒体上展开「年夜饭」营销,期待能赚上一笔,却不幸遭遇了新冠肺炎病毒这个「黑天鹅」事件。一边是预定者的全额退单,一边是提前支付的原材料、人工和租金成本,这个春节餐饮行业蚢磥ㄕn过。根据琱j研究院最新发布《疫情对中国经济的影响分析与政策建议》预计,今年餐饮行业零售额仅在七天内就会有5,000亿元(人民币,下同)的损失。摆摊卖菜、接入外卖、房东降租、银行输血......在自救与被救之间,餐饮行业的目标是先活下去,再补短板,创建更加多元化的经营模式。

■香港文汇报记者 俞昼 杭州报道

「我实在是扛不住了。」电话里,武汉人家的沈老板带茩腔。这家在大众点评网上搜索武汉美食排名前三的小店,在杭州滨江的兴才街上已经开了好几年了,从最开始的小摊位到现在有了固定的店舖,沈老板一家都投入了大量的心血。「我们的热干面和调料的酱包都是从武汉空运的,要的就是那一口家乡的味道。」

提前安排员工放年假

为了能留住老客,更为了多赚些钱,沈老板今年春节也没打算放假。为了节省人工成本,他让两位小工年前就回武汉了,打算自己跟老婆两个人把店里的生意做起来。「过年小店里客人不多,但好几位熟客隔几天就会来买点鸭脖鸭腿,吃碗热干面什么的,我想两个人做做就够了。」现在回想起来,他还是很庆幸提前让小工放了年假,不然都不知道怎么安置他俩。

「其实年前我们的生意还挺好的,因为周边有不少商务楼,里面还有员工在上班,再加上周围好多小店都关门了,所以每天能卖出一百多碗面。」沈老板说,转变是从1月下旬开始的。「一连三天店里一个客人都没有,我实在熬不住,就给熟客打电话,对方支支吾吾地说现在武汉有病毒,也不知道店里的面会不会带病菌......」

1月20日,当钟南山在电视采访中肯定病毒会「人传人」后,武汉人家一下子变成了众矢之的。「一天时间里,消协的、卫计委的、工商局的都上门找我,检查营业执照,还拿走了店里的一些菜品,说是要回去检验。到了下午,就直接建议我关门停业了。」沈老板把剩下的面和调料带回家里,一家三口过起了天天吃热干面的生活。

餐廳商超跨界共享員工

2月3日,盒馬開出「招工令」,宣佈支付相應的勞動報酬,聯合知名餐飲企業雲海餚、新世紀青年飲食有限公司(青年餐廳),合作解決現階段餐飲行業待崗人員的收入問題。

「我真后悔,早知道不如年前关门回老家,还能陪陪家里的老人。」不过,现在对他而言,最揪心的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营业。「店面租金每个月一万三,小工基本工资3,500元,还有每个月6,000元的房贷,一睁眼全是欠债。」沈老板在电话里抱怨道,像他这样的小饭馆,不营业就是「手停口停」。「就怕现在大家对『武汉』过敏,就算开门了也没生意,那就真活不下去了。」

「往年春节,西贝的整体营收约为8亿元,今年几乎全部归零。目前2万多名员工,一个月的工资支出就在1.5亿元左右,如今账上现金已经撑不过三个月。」大年初八,在全国60多个城市拥有400多家西贝c面村餐厅的西贝餐饮董事长贾国龙,对疫情下西贝的经营状况发表了一番颇为悲壮的言论。

现金流只能撑三个月

「从1月21日至30日,眉州东坡一共退餐11,144桌,估算金额在1,700万元左右。」北京眉州东坡酒楼创始人王刚,在此次抗疫中也饱受了巨大的经营压力。「此前,为了满足春节的供应,眉州东坡提前支付了员工三倍的加班费,算起来约为848万元,而公司日常每月的工资大约在5,000万元左右。」

房租也是餐饮企业损失的重点。「在疫情影响下,目前眉州东坡的生意下降了8至9成,但房租还得照付,公司每月的花费在房租上成本约1,116万元,此外还有员工宿舍的房租约295万元。」曾经带领公司经历非典危机的王刚向记者坦言道,在这样的压力下,眉州东坡可能也只能撑不过三个月到半年。

以往在春节前,饭店餐馆最担心的是招工问题,因为春节不同于其它长假,服务业的从业人员也希望合家团圆,尤其是年轻的服务员,宁愿不赚这笔钱,也要回老家过年。春节临近时,餐馆往往开出三倍工资外加奖金分红,想方设法留住员工。但今年春节,让它们犯难的是如何安置过剩的劳动力。

「现在,全国有一万多名员工在宿舍里,除了保证一日三餐,还要关心他们的健康监督和防护,以及面对疫情的心理辅导。」2月6日晚,贾国龙发布了《致西贝21870名员工的一封信》,呼吁所有西贝伙伴齐心协力,同舟共济。在信中,贾国龙透露道,西贝正在逐渐开放外卖业务,现在已经有近200家门店正在逐步运营,外卖的业绩也在不断提升。

对于许多传统餐馆而言,外卖只是盈利最大化的增收手段,而在最近一段时间里,外卖则成为许多餐馆最主要的收入来源。贾国龙告诉记者,如今在不断推广下,西贝的外卖营业额已经从几十万元提升到数百万元,虽然与平日不能比,但也算是一种增收的途径。

Allbet声明:该文看法仅代表作者自己,与本平台无关。转载请注明:内地餐饮业掀抗疫保卫战

网友评论

  • (*)

最新评论

站点信息

  • 文章总数:473
  • 页面总数:0
  • 分类总数:8
  • 标签总数:907
  • 评论总数:119
  • 浏览总数:2300